• <span id="wj9mh4"></span><sup id="wj9mh4"></sup>
              1. 投稿
                遊 客
                • 注 冊
                • 登 陸
                訪談

                “國潮”演講錄①丨張旗康:“今天,我爲大板代言!”

                字號+作者:華夏君 來源:華夏陶瓷網 2019-10-23 11:00 我要評論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                  10月19日下午,值第34屆佛山陶博會召開之際,華夏陶瓷網牽頭主辦了首屆建築陶瓷『國潮精品』論壇暨2019建築陶瓷品牌TOP100榜單發

                  10月19日下午,值第34屆佛山陶博會召開之際,華夏陶瓷網牽頭主辦了首屆建築陶瓷『國潮精品』論壇暨2019建築陶瓷品牌TOP100榜單發布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該活動同時由中國家居産業發展研究院、中國室內裝飾協會裝飾材料用品專業委員會聯合主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中陶智庫對TOP100榜單提供分析研究。而佛山陶博會則提供了全程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次活動的主要演講嘉賓之一,蒙娜麗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張旗康在會上作了以《今天,我爲大板代言》爲主題的精彩演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下是演講內容的錄音整理,未經本人審閱。

                01.jpg 

                  △ 蒙娜麗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張旗康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好!我是張旗康!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在台下有不少認識的新老朋友,今天之所以來到這裏,要感謝華夏陶瓷網總編劉小明,老劉的邀請,他說今天有一個特別有意義的論壇,而且是首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剛剛道哥對“國潮”做了非常好的诠釋,我今天要談的也許達不到道哥剛剛談到的這種境界,我們還是産品思維,在此之前和劉總溝通的時候,他給了我兩個命題,我說能不能自己想一個命題?他說可以,這是我參加衆多論壇以來第一次得到主辦方說,可以讓我自己來命一個命題,也就是大家剛剛看到的:今天,我爲大板代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爲什麽我要用這樣的主題?因爲當下,尤其是這兩天,廣交會和陶博會同時舉辦,大家看到非常多的,給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02.jpg 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都知道,一件大板一旦陳列出來,過去它的“兄弟姐妹們”也就是陶瓷磚包括薄型陶瓷磚,以及更大一點的陶瓷薄板都顯的很矮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麽問題就來了?現在我們往往看到陶瓷大板的時候會走近去,把兩個手一伸直,哇!好大啊!退兩步一看:哇!好高!再看一看:哇!好美啊!去摸一摸,好滑啊!非常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陶瓷大板這個時候與你之間有一種心靈相通,一種無聲的溝通,但是各位有沒有想到大板的感受?假如它會發聲,說你看就看吧!爲什麽要摸我?所以接下來我講的不代表張旗康,代表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大板也是有思想,有情感,有靈魂的,同時它也有很多苦惱,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有什麽苦惱呢?它同樣有三個終極問題,第一個“我是誰”?第二個“我從哪裏來”?第三個“我要到哪裏去”?把我們人類的三個終極思考放在我們大板一點都不會過分,而且非常匹配。

                 03.jpg
                 04.jpg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“我是誰”?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個“我是誰”?爲什麽我叫大板?因爲我塊頭大就叫大板嗎?我是誰?你們人類賦予了我一個名字叫“陶瓷大板”,簡稱大板。爲什麽比我薄的,比我矮的叫陶瓷薄板?是僅僅因爲我的塊頭大就叫陶瓷大板嗎?我和我的陶瓷磚“兄弟姐妹們”是什麽樣的關系?是不是一個爹媽生的?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思考一下,同一個爹媽能不能生出陶瓷大板來?我相信這個問題有一般常識的人都能夠作出准確的回答,是“不可以”。但是有一點是肯定得,就是“同父異母”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們把陶瓷壓機比成是陶瓷磚、陶瓷板的母親,至少他們的母親是不一樣的,而且,陶瓷板母親的塊頭應是很大。不過盡管“我”大板出生的很晚,在大家的記憶當中,可能只有不到三年,但是正因爲塊頭很大,做出來又非常精美,因此過去陶瓷磚幾十年所受的寵愛瞬間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板是在陶瓷磚曆史上到目前爲止唯一一位“貴族”,爲什麽要叫貴族?我留下一點懸念。我希望能到展館看一看,你會一定感覺到它真是我們建築陶瓷家族中的貴族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05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同樣我與這些陶瓷磚兄弟姐妹一樣,都是國家給我取得的名字。因爲在2009年6月26日SAC/TC249西安審議會上通過了國家標准《大規格陶瓷板技術要求及試驗方法》,正式有了“我”——陶瓷大板的定義:表面積>1.62㎡,厚度﹤6mm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過往陶瓷磚有什麽不同?比如,陶瓷板也就是我們俗稱陶瓷薄板它的表面積也是大于1.62平方米,但是它的厚度是小于6毫米。薄型陶瓷磚同樣也是以1.62平方米爲界限,小于1.62平方米,而厚度小于5.5毫米,是不是不同?完全不同!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國家標准對陶瓷大板是有清晰的定義的。陶瓷磚、陶瓷板過往的生産、設計、研發、銷售等等這些經驗的沉澱,已經成爲一種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我們僅僅是從學術上定義它是不夠的。如果把我們過去的經驗變成的記憶,這樣就可以成就“我”—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誰”第一個終極問題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已經存在了,所以存在就合理的。我就是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06.jpg 

    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“我從哪裏來”?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“我從哪裏來”?如果是蒙娜麗莎的陶瓷大板,一定會清晰的告訴各位,從中國來,而且是正宗的中國血統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爲什麽這樣講?剛剛談到了大板的母親是壓機,也就是成型設備。蒙娜麗莎的大板成型設備是由中國的恒力泰制造,從1萬噸到16800噸,到36000噸,盡管不到3歲。但我們的發展確實很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在此之前更早的時候就出現了意大利大板、西班牙大板、土耳其大板,印度大板還有印尼大板,等等。這些大板都早于中國的大板,但是我可以自豪的告訴各位,告訴中國的陶瓷同仁,甚至告訴全世界的陶瓷同仁,陶瓷大板目前世界上唯一由國家來命名,並且有國家産品質量標准的就是中國。所以一切外國同行的大板進入到中國市場都得符合中國標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沒有兄弟姐妹的殘酷市場競爭,去鬥成本,去拼價格,最後利潤鬥沒了,我想,是不可能有我——陶瓷大板的誕生的。也不可能輕而易舉來到這個世界,尤其來到中國這個市場。因爲我們的“兄弟姐妹們”競爭是非常殘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在座的有沒有做大板的?仍然堅守在過去的陶瓷磚市場領域,大家是不是感覺到壓力特別大?

                  “無大板,不品牌”。就在三年前,我們陶瓷行業同仁,包括一些媒體還是持批評意見的,但今天大板已經成爲一種趨勢。我們不說鋪天蓋地,至少已經成爲一種普遍的現象。不論是自己生産,還是通過到國外OEM采購回來,來支撐自己的品牌,其實它的背後本質是建築陶瓷行業的突圍與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沒有上大板項目之前,一切都是想象。認爲我也上大板,就是一線品牌了。我上了大板以後就是行業第一集團軍,或者第一梯隊了,真的是這樣嗎?

                07.jpg 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上了大板以後才發現,並非想象中的那麽容易。從市場的角度來看,我們絕對不能夠像哪些陶瓷磚“兄弟姐妹們”一樣賣産品。如果是帶著賣産品的思維,是賣不動大板,怎麽辦?必須帶著體系思維,帶著解決方案的思維來做這件事。也就是說我們賣的是體系,賣的是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陶瓷大板讓人眼亮心動,但它考驗我們做大板人的智慧。現在大板創新與品質要求比陶瓷磚不是高了,而是更高,高了很多,難度系數成幾何倍數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試想一下,從成型壓機到窯爐,到裝飾設備,到後續的冷加工,再到分級揀選包裝進倉,一切的環節都比過去的陶瓷磚難度系數加大了N倍,所以稱它爲“貴族”一點都不過分,而且每個工序哪怕是有一絲毫的質量折扣,就有可能讓陶瓷大板帶來諸多的缺陷,甚至變成廢品。

                 08.jpg

                △采用3.6m大板鋪地

                  用在陶瓷磚“兄弟姐妹們”身上的百分比這種管理思維,比如損耗率百分之多少,優等品百分之多少,用在陶瓷大板身上,也會出現很多問題。試想一下,有一件是缺陷産品,比如2.4×1.2㎡的,就等于2.88㎡基本是廢品。3.2×1.6㎡將近6㎡基本是廢品,這是一種什麽概念?我們還能用百分比管理嗎?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對于大板,我們必須修改我們過去的考核標准。改爲“一片”爲計量單位。所有的指標全部與每一片對應,每一片的成本費用,要與每一片的優等品對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如果要想生産大板,不用懷胎十個月,3—5個月就可以。但生産出來後,醜與美,完全取決于你們投資者和經營者。如果你用陶瓷磚生産的粗放型管理模式,用陶瓷磚簡單的加工原料的方法,那麽你就生産不出真正的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 09.jpg

  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  第三,“我要到哪裏去”?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“我要到哪裏去”?大家都知道,過去陶瓷磚“兄弟姐妹們”他們去的場所不外乎是建築物室內外的牆和地,但是陶瓷板它的投入不一樣,管理要求不一樣,生産難度系數不一樣,難道我們還是要與“兄弟姐妹們”去搶市場蛋糕嗎?你搶得過他們嗎?搶不過!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只能思考一下傳統市場的高端需求在哪裏,這是我陶瓷大板需要思考的問題。我們不能再局限于常規的建築物的室內外的“皮膚材料”,我們要思考一下,過去我們的“兄弟姐妹們”能鋪在廚房的地面牆上。但它們的鄰居是什麽?是不是櫥櫃、吊櫃、地櫃。鋪在餐廳,它的鄰居是誰?餐桌。鋪在客廳的鄰居是誰?沙發、茶幾等等。我們如何讓這種相鄰的可能變成一種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還是不去提什麽“跨界融合”,如果過多提“跨界融合”,那麽木材的展覽,石材的展覽可能不讓我們去參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我們關注陶瓷大板與家具相鄰的可能性,並努力讓它變成一種現實。現在全瓷的廚具,用陶瓷打造的餐桌,包括客廳的茶幾,甚至福建人,廣東潮汕人泡茶的小小的案台完全都用陶瓷板制作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10.jpg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“我們要到哪裏去”?盡管家具飾面板這是一個小衆市場,但是我們不能忽視這個小衆市場,它正在鄰居地盤發動一場變革。比如廚具第四代革命性的材料就是陶瓷大板。現在的陶瓷岩板正在引發越來越多的家具業同行的開始關注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消極的我會問,用在這些相鄰可能的場所,做家具飾面材料,我們總是會被千刀萬割?因爲你比較大,用來做櫥櫃、茶幾都要被切割,不會是整板做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們爲什麽要讓我承受這麽大的痛苦?反過來,樂觀的我,就會認爲,正因爲我被千刀萬割,才證明我的價值所在,才能夠讓相鄰可能變爲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耀眼奪目與過硬品質的大板,需要的是價值創新戰略,而非成本領先戰略。大家應該都懂價值創新,也就是通過不斷的創新,不斷的提高品質,提高個性附加值,從而提高性價比。

                 11.jpg

                  △ 蒙娜麗莎岩板加工工藝展示

                  而成本戰略是把一件産品做的非常便宜,用最低的價格獲取市場的訂單,這可以在某一時段的競爭中取勝。這是是完全兩條不同的路徑。問題是過去只要中國制造,就是低成本思維,做成“白菜價”,血拼價格,這就是我陶瓷大板最擔心的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印度人已經搶先一步,早就這麽幹了,現在進入到中國市場的印度大板比中國人生産的大板要便宜很多。過去印度人對來自中國的陶瓷産品提出了反傾銷,現在是不是也該到我們提出反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爲此,我也呼籲陶瓷協會要開始啓動對來自印度陶瓷大板的反傾銷,大家同意不同意?

                12.jpg 

  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,陶磚産能過剩會不會傳染到我們這塊大板上來?這是我要擔心的,如何讓“貴族”地位的我——陶瓷大板,不至于淪爲“貧民”?這個問題當父親的我們這些投資者,我們的經營管理者,要好好的去思考下。我認爲,正確且堅守的戰略定力才能夠讓我——陶瓷大板的“貴族”的地位得以鞏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“我要到哪裏去”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現在要好好活著。好不容易投入巨資建了一條大板生産線,能不能賣出這些産品,能不能通過市場的運作成功變現?我認爲這個比擁有大板本身它的意義重要的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——陶瓷大板百歲、千歲不是問題,最關鍵是我們——投資者、經營者帶著什麽樣的思維,以及戰略定力來對待我——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張旗康,謝謝大家的聆聽!

            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我爲大板代言

                張旗康

                  大板三個終極問題:我是誰?我從哪裏來?我要到哪裏去?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誰?我爲什麽叫大板?

                  爲什麽比我薄的、矮小的叫陶瓷板、陶瓷磚、薄型陶瓷磚、外牆磚,它們似乎像兄弟姐妹一樣,而我卻叫大板?
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它們是什麽關系?是一個“爹媽”生的嗎?不,是同父異母生的。不過,盡管我出生較晚,可是兄弟姐妹們中的“貴族”喲!

                  與它們一樣,我的名字也是國家取的, 2019年6月26日SAC/TC249西安審議會上通過了國家標准《大規格陶瓷板技術要求及試驗方法》,正式有了我——陶瓷大板的定義:表面積>1.62㎡,厚度>6mm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陶瓷磚、陶瓷板經驗的記憶成就了我——陶瓷大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從哪裏來?蒙娜麗莎的陶瓷大板回答:從中國來——正綜的中國血統——成型設備是中國恒力泰制造。盡管不到3歲,在此之前早就有了意大利大板、西班牙大板、土耳其大板、印度大板、印尼大板,但在中國,大板是世界上唯一由國家命名且有國家標准的,外國大板進入中國,都得符合中國標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沒有兄弟姐妹們的殘酷市場競爭,可能就不會有機會讓我降臨到這個世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無大板,無品牌”背後真正的本質是建陶行業的突圍與升級——探索新的出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沒有上馬大板項目,一切都是想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了大板項目後才發現並非想象中的容易。——我不像兄弟姐妹那樣好賣——由賣産品到賣體系、解決方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讓人眼亮心動,考驗的是我們大板人的智慧,大板創新與品質要求比陶瓷磚不是高了,而是更高,難度系數成幾何倍數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個工序哪怕有一絲毫的質量折扣,則有可能讓我——大板帶來缺陷甚至變爲廢品——用在兄弟姐妹身上的%,對我——大板而言卻是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我是你們想出來的——美與醜全在你們的一念之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要到哪裏去?

                  大板,不再局限于建築空間的“皮膚”材料,讓“相鄰可能”變成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消極的我——大板會問:爲何要讓我被“千刀萬割”而承受如此痛苦?

                  樂觀的我——大板會認爲:正因爲我被“千刀萬割”,才證明我的價值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它認爲痛苦的根源在內心,快樂的根源也在內心,一切我的感受,都在我的內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這個世界並沒有苦,苦的是我們的心;也沒有快樂,快樂也源自我們的內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耀眼觸心與過硬品質的大板,需要的是價值創新戰略,而非成本領先戰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問題是,只要中國制造,低成本思維、血拼價格,做成“白菜價”是可能的——其實,印度人已搶先一步,早就這麽幹了——早年他們的反傾銷,我們中國人也該反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陶瓷磚的産能過剩會不會傳染到大板上來?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讓“貴族”地位的我——大板,不至于論爲“貧民”?

                  當父親的——投資並經營者的你們,正確的戰略定位與堅守的戰略實力可讓我——大板的“貴族”地位得以鞏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到哪裏去並不重要,關鍵活好現在,才有將來;我——大板,百歲、千歲不是夢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(本文爲張旗康先生特別爲首屆建築陶瓷“國潮精品”論壇而作)

                本網轉載並注明來源的稿件,是本著爲讀者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使用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  網友評論
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32